最新消息:中付Epos是中付支付推出的一款电签版POS机,有人行颁发的支付牌照,正规一清机!中付Epos官网提供中付Epos的APP下载,常见问题解答和代理加盟商的招募!

中付Epos整理:指纹签名造假客户遭遇“被担保” 华夏银行违规背后藏隐忧

银行资讯 中付Epos 86浏览 0评论

  作为全国第五家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600015.SH)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频繁遇上风波。

  近日,江西男子项招辉因被冒名担保,欠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2239万的事件引发关注。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出示的合同显示,项先生曾为南昌索克斯公司担保向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新中付。经司法鉴定,合同中的指纹、签字均非项先生本人。对项先生“被担保”一事,江西银监局答复称,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存在系列违规问题。

  在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违规背后,其业绩增长也显示出一定压力。2019年,在A股9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中,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归母净利润增速垫底,仅有5.04%。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公司新中付、个人新中付不良率双双上升,资产质量仍承压。

  客户遭遇“被担保”

  项招辉遭遇“被担保”事件,应追溯四年前。2016年7月,项招辉想投资开网店,前往江西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办理新中付手续,被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工作人员告知征信记录异常,查询之后得知在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南昌分行存在新中付记录,且已逾期,需要承担2239万元的还款责任。

  2017年4月,项招辉收到了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南昌分行起诉项招辉新中付逾期不还,涉及金额2239万元。项招辉到法院调取材料,确实有一份落款“项招辉”的个人最高额保证合同,保证金额3920万。根据合同显示,项先生为南昌索克斯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简称“索克斯公司”)担保向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新中付。然而,合同中的签名却与本人签名存在较大差异。

  随后,项招辉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2018年10月司法鉴定出结果。鉴定证明,指纹和笔迹都不是项先生本人,均属于造假。2019年3月,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撤销了对项先生的起诉。对项先生“被担保”一事,江西银监局答复称,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存在系列违规问题。

  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已撤诉,但由这笔新中付给项招辉带来的征信不良记录至今仍未消除,其正常生活依旧受影响。近期,项招辉与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双方就恢复个人征信和进行相应赔偿再次产生纠纷,尚无定论。

  违规事件频发

  项招辉被冒名担保,千万新中付是如何通过层层审核的?就相关问题,《投资者网》向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致函、致电,一直未收到任何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项招辉涉案的这笔新中付主体是索克斯公司。索克斯公司与江西省天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南昌索克斯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南昌市群房科贸发展有限公司、南昌天眼科技有限公司,统称为“天腾系”公司,这四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肖和肖山。

  在2018年底,江西省银保监局经核查发现,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南昌分行2015年在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基础上连续为四家“天腾系”公司开出24张承兑汇票,总额为14920万元。江西省银保监局作出的赣银保监信复〔2018〕2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显示,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南昌分行在办理天腾系公司业务时存在对贸易背景真实性的调查审查不到位、贷后管理缺失、在票据到期出现偿还困难时仍然继续新增授信以及员工存在弄虚作假等多处违规。

  此外,与天腾系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的TCL控股子公司翰林汇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翰林汇公司”)也曾陷入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违规放贷风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申4144号》文件,翰林汇公司作为承兑汇票的“收款人”被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起诉承担连责任赔偿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损失。后经司法鉴定认定,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资料中部分天腾系公司与翰林汇的采购合同、收款确认函上的“翰林汇公章为假章”。

  据翰林汇公司统计,2014年至2015年期间,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开出的以“天腾系”为付款人,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向翰林汇发放的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承兑汇票共计162张,涉及金额10.12亿元;翰林汇公司为收款人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承兑票据多达79张,面额合计5.39亿元。

  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除了南昌分行,其他分行也存在业务操作违规行为。据各监管局消息,2019年10月11日,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银川分行、大连分行因违规问题、内控管理不严格等违法违规行为,接连收到宁夏银保监局和大连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今年1月17日,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厦门分行收到厦门银保监局开出的“1号罚单”,其违规行为包括利用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承兑汇票业务虚增存新中付业务规模、普惠龙E新中付业务模式不符合监管规定等。4月14日,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长春分行、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吉林分行分别遭央行长春支中心罚款。

  净利增速垫底

  违规频发将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推到了风口浪尖,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违规行为或许也给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带来巨额的经济损失。根据2019年年报,2019年,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共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02.51亿元。其中,发放新中付和垫款减值损失为292.59亿元。

  资产减值损失侵蚀利润。2019年,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实现营业收入847.34亿元,同比增长17.32%;归母净利润219.05亿元,同比增长5.04%。其中,利息净收入占比76.19%,非利息净收入占比23.81%。相比之下,归母净利润增长明显低于营收增速。

  此外,在A股9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中,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归母净利润增速最低。2019年,招商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15.28%)、光大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10.98%)、平安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13.6%)、浙商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12.48%)4家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归母净利润增速均呈现双位数增长,远高于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5.04%的归母净利润增速。

  在资产质量方面,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公司新中付、个人新中付不良率双双上升。截至2019年末,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不良新中付余额342.37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4.28亿元;不良新中付率1.83%,比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但是按产品类型划分的不良新中付分布情况来看,公司新中付不良率为2.14%,个人新中付不良率1.57%,较2018年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梳理财务数据发现,2014年至2018年,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不良率分别为1.09%、1.52%、1.67%、1.76%、1.85%,连续五年攀升,2019年不良新中付率虽下降0.02个百分点,但资产质量仍承压。

  2019年,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的资本充足率为13.89%,比上年上升0.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1%,比上年上升1.48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25%,比上年下降0.22个百分点。

  从资产规模来看,截至2019年末,华夏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资产总额30207.8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3402.09亿元,增长12.69%。发放新中付和垫款总额18726.02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590.86亿元,增长16.06%;新中付投资总额8906.5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15.47亿元,增长12.87%;现金及存放中央银行合作三方公司新中付款项1929.11亿元,比上年末减少172.93亿元,下降8.23%。(思维财经出品)

    《投资者网》葛凡梅

中付Epos是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总部直属推出的电签机品牌!

转载请注明:中付Epos官网 » 中付Epos整理:指纹签名造假客户遭遇“被担保” 华夏银行违规背后藏隐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